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夢境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們騎上了旋轉木馬,就像我當時看到的那樣。隨著木馬啟動,聖桑《動物狂歡節》之「天鵝」便開始播放,就像我當時聽到的那樣。

   

我知道就在約莫 2 分鐘 7 秒又 863 毫秒後,即將抵達那黑洞的奇異點。我也知道,從此以後,我再也無法穿梭自如了。一股不捨、恐懼、期待、又快樂的感覺,也在我心中如漩渦般加速旋轉了起來。

   

妳笑得很開心,因為沒有什麼比起坐在海邊的旋轉木馬上,一邊吹著仲夏傍晚的涼風,一邊聽著濤聲看著晚霞更愜意的。

   

就在「天鵝」即將進入第二個反覆時,我伸出手,呼喊著妳。妳回頭對著我笑著,也伸出妳的手。就在我們的手即將觸碰之時,我的腦中轟的一聲巨響....

   

...................

   

該怎麼開始呢?恐怕得從我們一般人類甚至科學家們所認知的「時間」談起。數百年來,當科學家與形上學家們談到時間時,總會為著一堆問題爭執到底:「時間的本質是相對還是絕對?」「時間是否獨立於變化還是時間根本就是變化?」「時間與空間究竟有何不同?」「時間有無方向性?」「『發生』這件事情是否可逆?」「熵跟重力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時間旅行究竟可不可行?」...

   

事實上,沒有人比我更了解時間了:因為我就是一個可以穿梭時間的旅行者。而且,我所認識的時間,絕對跟你們腦海中時空旅行者的邏輯架構完全不同。真相是:時間其實是不連續的,最短的時間間距即是所謂的「普朗克時間」(Plank Time)。而在每個間隔之間,都是一片毫無厚度、完全獨立、完全靜止的平行宇宙。人們會覺得時間流動,是因為每個獨立宇宙間的狀態相差極小,小到你會感覺到「連續」的時間流動。因此,每個人所經歷的一小段時間,事實上是無數個「不同的『自己』在不同宇宙中所發生、變化的不同片段」的總和。每個宇宙既然是獨立存在的,即便每個宇宙上都有同樣名字同樣長相甚至同樣個性的自己,但仍然是獨立不同的。因此,這世界上有著千千萬萬的「你」,存在於千千萬萬個平行宇宙中,就像每秒 30 格的電影一樣,每一格都是獨立的靜止影像,但當快速播放時,你會以為自己正在運動、在移動、在說話、在生活、在呼吸。

   

而我,卻跟你們完全不同。這麼多的宇宙,這麼多的你們,但就只有一個「我」,一個完全獨立、獨特的「我」。我就像那個電影放映師,可以控制影片的正轉、倒轉、跳轉,我可以穿梭跳躍到每個片段,去看看這世界上的事情是怎麼在每個平行宇宙中「發生」與「變化」的,甚至可以進入某一段「歷史」,去扮演某個關鍵的角色。我一直以為這樣的能力讓我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人,因為只有我知道時間的秘密,只有我看穿時間的騙局,只有我知道這世界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可以永遠這樣下去,過去現在未來對我而言沒什麼不同,只要我想知道那之中有什麼,就會知道。基本上,我似乎在扮演一個接近上帝的「全知者」角色。

   

但一直到在某個時空切片的平行宇宙中碰到妳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我想和妳在一起,我想當個「普通人」:跟妳一起感受那生命時間的連續,一起懷念過去,一起享受當下,一起擁有對未來的憧憬,一起體驗下一個平行宇宙來臨時所帶給我們的驚喜與衝擊。甚至,在睡夢中,我們一起到其他不連續的平行宇宙中玩耍一段,再一起跳回來。

   

一旦有了這個念頭,竟發現自己能夠時空旅行的範圍變小了。我再也無法清楚細緻地分辨每個平行宇宙間的間隙,因為我的心智開始出現變化,而「變化」便代表了「時間」的流動。於是,我開始感覺到「時間」了。我試著跳到未來去看看那個和妳一起的未來,因為我害怕未知,我害怕失去,我更害怕被時間的流吞噬。

   

但我失敗了。最多最多,我只能往前看到那一幕,就是在旋轉木馬上發生的一幕。就在我們雙手相觸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我是否就此被撕裂成千千萬萬個「自己」,灑進未來的每個平行宇宙片段裡?因為我再也無法往前進,於是再也無法得知。

   

「你在想什麼?想得都呆了?」妳看起來有點擔心。

   

「喔~沒事,我只是在回想剛剛做的那個夢!」

   

「你夢到了什麼呢?夢裡有沒有我?」妳露出那個我最愛的表情:半掩著的眼皮遮不住晶瑩透亮的雙瞳、嘴角的小窩、微抬的細眉與尖下巴、看似下一刻便有清朗的笑聲與慧詰的話語傾瀉而出的雙唇...還有指尖輕輕撥弄著被微風吹拂著的長髮。

   

就在那一刻,我不再有任何猶豫!不再!

   

我在妳的唇上輕輕一吻,然後對妳說:「趁天還沒黑,我們去那海邊的遊樂場好嗎?」

   

妳笑得很開心,因為沒有什麼比起坐在海邊的旋轉木馬上,一邊吹著仲夏傍晚的涼風,一邊聽著濤聲看著晚霞更愜意的。

   

就在「天鵝」即將進入第二個反覆時,我伸出手,呼喊著妳。妳回頭對著我笑著,也伸出妳的手。就在那一剎那,我看到了被固定在「未來」那個宇宙片段的「自己」。於是,時間慢了下來,我小心翼翼調整自己的姿勢與節奏,配合著那發生在未來的定格畫面,在進入那個平行宇宙的一剎那,完美地將她交給未來的自己。

   

就在我們的手即將觸碰之時,我的腦中轟的一聲巨響....

   

...................

   

「你怎麼啦?為什麼哭了?」妳被我瞬間出現的滿臉淚水嚇了一大跳。

   

我緊緊握住妳的雙手顫抖著說不出話來。第一次,我不再因失去而感到害怕。

   

葉子

   

...................

   

後記:上面這段並不是杜撰的故事,而是我前陣子所說的那個讓我驚異萬分的夢(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01093089547193&set=a.744843171763.2435058.61212072&type=1&theater)
當時沒有好好回想好好記下來,事後只清晰記得那旋轉木馬上的一幕,其他完全想不起來了....

   

今晚入睡後,便又再度進入同樣的夢境。而且這次我在夢中,竟然「意識到」這個夢境就是上次那個夢!

   

與上次不同的是:我這次是在「我們的手即將觸碰之時,腦中轟的一聲巨響」那一剎那中醒來。醒來那一刻我竟滿臉是淚。平復後,趕緊回想了一遍,打開電腦,將這個夢境記了下來。

   

photo by Eric in Sunderland, 2006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