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打包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不斷地

將所有必要

同非必要的

打開那只用了n年的老包袱

全部裝在一起

   

真的沒時間猶豫

那些想丟

同那些不想丟的

就讓它們留下來

回憶是最好的收納

遺忘是最佳的療傷

   

別傻了!

總以為時間是解藥

有時它會讓你苦苦等候

等候那到站的一刻

等候這再次的近鄉情卻

卻在進門開燈的那一剎那

   

不需要再留

我肩起了那只快破爛的老包

讓滿臉涔涔的汗與潸潸的淚

和著怎麼樣也拍不掉的灰

蘸著鉛白與嫣紅胡抹一通後

就這樣登台抖包袱去

那包袱

抖著

抖著

黑暗中聽著了笑聲

就算包袱抖到空了

豈不正好?

   

就這般嬉笑怒罵

一臺換過一臺

一場拼過一場

最後

我將所有必要的卻想丟的

同那些非必要的而不想丟的

全部裝了包袱又抖了個乾淨

你笑了

是因為我抖的包袱

還是因為我?

   

算了沒差

反正即使我很傻

心裡卻比誰都清楚

這一次

我決定再給時間一次機會

管它風吹日曬秋盡冬來

就這樣單純透明

不帶梗地攤開空包袱

讓它服貼著地沒有一丁點皺摺的

等候著

   

等候著遠方捎來的信

帶著我

同我的包袱

去看看下一站

究竟是人生

還是舞臺?

是離是合

是悲還是歡?

   

   

葉子

   

   

p.s. 照片攝於日本京都哲學之道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