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剛在 fb 上寫完下面最後一句話後,

想想我們有時不也是在某個上癮的結構裡嗎?

當我們自認生不逢時、時不我予、懷才不遇時,

當我們怨家庭怨老闆怨社會時,

我們還不是默默的低頭繼續原本的無奈生活?

時間久了,習慣了?麻木了?

那我們究竟還要怎樣前進?

我們最後的武器,大概只剩生而為人的良心吧!

無論是在怎樣共生的上癮結構裡,

只要還有良心,只要還是一個人,

當警察可以有警察的良心,

當民代可以有民代的良心,

當官員可以有官員的良心,

當黑道當然也可以有當黑道的良心,

上癮的是自己,受苦的只限於自己,

不要去害別人,不要去讓別人也跟你上一樣的癮,

同樣在圈圈裡,彼此提醒,保持良心

放下權力的傲慢、權威的冷血,

不要一錯再錯。

有一天,當你發現你的良心還在跳,血還在流,

勇敢地承認錯誤、戒掉癮頭、跳脫圈圈,

就算粉身碎骨

那一刻,你才算一個自由人。

 

 

這是一個共生的上癮結構。

許多警察從念警校開始就註定一輩子當警察,

要他放棄警察的福利,違抗上級的命令,被開除了,

要專業就是警察的他,不當警察要靠什麼養家過生活?

許多政客從加入政黨開始就靠黨的資源,靠地方的樁腳人脈固票,

要他違抗黨主席的旨意,被開除黨籍,

沒啥能力沒有專業的他靠什麼吃香喝辣?

許多原本當教授爽爽過的人,進入政府後就變成權力腐敗的一員,

做了太多臭事講了太多臭話甚至成了殺人兇手後,

要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回去學校教書,已失去聽眾的他還能爽爽的當他原來的教授嗎?

許多誤入歧途的年輕人從加入黑道開始就靠著大哥的勢力做威做福,

要他違抗大哥的旨意,放棄在大哥勢力與對警察民代賄絡下才能有的保護,

已經欠了一屁股錢債命債藥債的他,離開黑道還能活命嗎?

很難,真的很難,

因此,他們選擇無奈地默默執行上頭的旨意。

警察有警察生活被控制的無奈、政客有政客被金權控制的無奈、黑道有想活命的無奈。

你說他愚忠也好,換了腦袋也罷,

為了生活、為了繼續吃香喝辣、為了活命、

為了保護那些自己也在共犯結構裡頭不可告人的祕密,

不就是一個共生後再也無法自拔的上癮結構嗎?

其實有時想想我們自己不也是?

 

 

葉子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