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我,一個人,在這河裡慢慢划著。

你們,一群人,自未來迎面游來。

我們,短暫地,擦身而過、四目交集、甚或擁抱過彼此。

但,多數時候,絕大多數時候,

我只能從驀然回首中,看著你灰濛濛的背影,

滴落陌生人的潭。

努力看著每張水中浮起換氣的面孔,

慘白的雙臉鑲嵌在小小的方框裡,

總是被一陣泡沫抹糊了違和的笑容。

試著逆向停止,不再被河水推擠著往前走。

我只想好好看清楚每張臉。

不怕臉上有淚痕、

不怕臉上有傷疤、

更不怕那虛假的臉上甚至敷著厚厚的一層,

用真誠和善良製造的面膜。

那河本身,依舊無聲無息,

嘈雜的眾聲在水裡載浮載沉,

經過無數次分享與轉載,

我再也無法確定,

究竟是誰,

在那凌晨三點半寫下那首無言的歌?

我站起身來,試著讓腳踩進河中,

據說那淹沒足踝的淤泥是用讚做的。

舉步維艱中,更難以認出你,

究竟是朋友,還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終於回到了那上游,

山澗竟湧自那高垂深谷的飛瀑。

此處鮮少人跡,

但每每遇到的你們,卻清晰鮮明。

「你是從哪裡來?」一名女子望著我。

「我來自新北樓四樓」

「我就在你樓下的樓下」她笑著對我說。

突然發現,這裡的人,

臉上沒有框框,

講的話沒有框框

連牆上的時鐘與月曆,

也沒有框框。

大家交頭接耳,牽手唱歌。

從日落談心到日出,

從清晨共舞到黃昏。

「真的得回去了!」

我臉上堆著笑,眼角噙著淚。

從九號碼頭,上了那艘標示「↑新動態」的船,

就在風起的剎那,

簌地順流而下,回到了現在的這裡。

我,一個人,依舊在這河裡慢慢游著。

你們,一群人,繼續自未來迎面游來。

我們,會擦身而過?會四目相交?

還是會擁抱彼此?

我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只要你們願意,

我願意卸下臉上的方框,

我願意為你們短暫停歇,

我甚至願意與你們,

撥開遮蔽支流的濃密枝芽,

潛入深潭巨石後的密境,

找尋另一處水窮處的幽谷,

等待著雨後虹彩出現的那一刻。

 

然後,有一天,

當那風再起,

我們都將回到時間的洪流裡,

帶著對彼此的祝福與回憶,

期待著匯聚大海的永遠。

 

 

葉子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