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選擇的是非

 

 

很多人都懂,螢幕的顯色是用 R, G, B 紅綠藍三色,依照不同比例的亮度來組合出各種不同的顏色。但很多人在當眼睛接收到畫面後,竟然可以在腦海中還原、化約成三原色。這不是 X-Men 學校或霍格華茲所訓練出來的結果,這是我們在台灣從小訓練的成就。

 

當我們從小不斷的從一次又一次的考試中,告訴你事情非黑即白,就算有「選擇」,也就是那五個。你不能對你的選擇有懷疑,你不能對老師給你的答案有懷疑,更不能對「題目」本身有任何的懷疑。因為,當你有任何一絲絲的懷疑,想花點時間去查查「真相」究竟是什麼?你的同學就已經超越你遠遠的,你的老師就已經多教了好多好多。「進度」不允許你停下來問問題,「時間」不允許你做任何的反省。「多元化」並沒有提供更多的選擇和思考機會,相反地,它讓你更沒有時間去懷疑任何事。

 

猶記得大二時,三個主科加上實驗,從學期開始一個月後,作業、週考、實驗預報與結報、大考...似乎永無止境的迴圈。當我在第二次期中考後,發覺之前的電磁學沒時間好好讀懂,自己安排了讀書進度想補上,實施不到一週又被前述的迴圈給打斷。我受不了,跑去找系上老師談:可否不要這麼多考試和作業,讓我們自己訂定進度,設定幾個查核點即可。老師坦言:沒辦法,因為「台灣的學生從小被逼到大,一放手,就沒有人會念書了。」

 

逼到後來的結果,連物理系的證明題都可以用「背」的,只要老師考相同的「題型」,換個參數換個初始速度,學生的推導可以完全背出來,即便他們完全不知道那是在證明什麼東西。

 

連科學教育都變成背誦,你們覺得這個國家的教育能教出什麼有判斷力和創造能力的學生嗎?這麼多個世代下來,這些學生進入職場,成為社會的中堅,他們從小並沒有太多的思辨工具的訓練,所受到的教育,並非為了「對知識的好奇」,而是為了「一步步通過考試進入更好的學校」。即便為人父母,為人師長,為人主管,對人事情的判斷依舊非黑即白,非藍即綠。媒體如此、教育如此、社會如此,以致於政治如此。久之,人人練就了還原色彩的超能力,包括國家的領導人。而這群領導人,也擅長利用媒體與人民這樣的能力,繼續提供我們選擇題與是非題。

 

因此,當這群學生衝進立法院的那一刻起,很多人開始學習懷疑,開始學習判斷,開始學習整理自己的思緒。但卻因沒有思辨工具的輔助與訓練,只能跟進,只能瘋狂轉貼,看到「爆掛」就不斷推到爆。但,這總是個起點,因為有了一點點懷疑,有了一點點理性,即便自己有自己的立場,在各種流言斐語爆炸資訊的交錯下,從對話中訓練自己先聽完別人論點,產生懷疑,而後找尋事情根本的道理後,有系統地說明。沒有過多的情緒,也沒有禮貌的矯情。發現自己有錯,也能矯正自己的盲點。

 

因此,無論這次的學運結果為何,十年二十年後,你們這群曾經無私付出自己的年輕人們,將成為這個社會的中堅甚至各領域的領導者。我期許你們(包含我自己這個即將被你們稱為「四十歲以上的長輩」),接下來的十年二十年,都要記住當年曾經堅持過的夢想與為這塊土地付出的每一天。當你重回學校、工作崗位,請開始讀有用的書,尤其是思想訓練與思辨工具的知識,這些知識訓練你如何懷疑,如何提出問題,如何用更謙卑的態度來面對曾經發生、正在發生、以及即將發生的任何事。

 

我們這些哲學人們,也請別再被人瞧不起,當拼經濟拼到不懂得分辨利如何大於弊時,我們對這個社會有責任,對整個教育體制有義務。我們不能允許我們的孩子,傻到只懂得講「利大於弊」。

 

各位同學,我們不能只是佔領國會。從今天起,我們要擴大佔領範圍!我們要用我們的理性,我們的思辨能力,我們的對話能力,以及更重要的,是我們對這個社會每個角落受苦人的同理心。我們要不斷裝備自己,用十年、二十年的時間,全面佔領這個社會、這個國家的每個領域。

 

我相信你們的眼界,絕對不會只有 RGB。

 

 

葉子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