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原文寫於 2007 年 12 月,英國。早忘了當時為何會落下這段文字,卻遙映著五年多後此刻的心緒)

 

 

我無法再想,
只因天際已漸漸發光,
抹去眼角的微溼,
思念早已飄離床上。

黑鍵與白鍵的錯落,
是永遠無法抹平的落差,
平行的譜線,同樣的豆芽,
我們卻隔著那升與降。

草上的朝露是靜夜的淚,
我哭喊著呼叫那無聲息的風,
妳從林子裡來,輕撫著我狂顫的胸膛,
那透明的雙唇,
輕吟著、呢喃著、唱和著,
抖動夜的呼吸….
轉瞬間,
我聽到那動人的舞曲,
也看到妳飄動的身軀。

我輕輕攜起妳那蘆薈般透明的手,
耳鬢厮磨,
不斷對妳訴說著那古曲的祕密。
變調的音樂,黑鍵與白鍵融化在一起,
心卻也漸漸清明。
我知道,我明瞭,
這是我們最後的一支舞。
兩條平行的譜線,
這之間的距離才能綻放出美麗。

於是,
我輕輕在妳唇邊一吻,
這夜太靜,我聲已啞,
真的只能在心裡很深很深的那裡思念著妳。
所以,最後,
我放開了妳的手,
如鄧肯最後完美的一旋,
讓自己落地時背對著人群,
離開這不屬於我的舞台。

舞台亮起乾冰褪盡,
今夜,
我要微笑地、衷心地、無遺憾地、
再也沒有任何不捨的淚水地、
在黎明前,

祝妳快樂!

 

 

葉子

Share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