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Oblivion

珠簾掀起滑過了一只斟滿的杯,

躲讓著冒失襲來的濕背。

夜露伴著牧草的青新拂過迷濛,

簇擁著在一角偊偊獨飲的我。

 

門悄悄地推開,

她似乎不是為酒而來。

簪起的長髮挽著輕靈,

垂地的紅裙卻又摀著憂鬱。

 

一聲手風琴抽搐著我的神經,

吉他珠玉般的輪指挑起了她的熱情。

她卸下髮髻,漫盪著青絲萬縷,

我踏著蠋淚,輕撫著她如雪的頸。

 

我們跳起沒人會注意的探戈,

輕繫著,擺盪著,隨性著,卻也嚴肅著。

這會是彼此生命中唯一的一支共舞,

我們服貼著,珍惜著,溫存著,但最後卻放手了。

 

當一切節拍嘎然而止,

她倏地掩門離去。

空留餘音在那小酒館迴盪,

迴盪著我們的皮耶左拉。

 

葉子

Share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