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Durham 古城大雪紛飛,站在 Prebends Bridge 橋頭,竟有種身在故鄉,桐花滿天紛飛的幻覺...

 

(原文寫於 2006 年 4 月,英國)

那夜,
在揉碎了的和融化了的聲響裡,
春天的髮絲輕撫著遠山與近林,
請別問我,
桐花是否已開?

那夜,
在凝結了的和漸遠了的心跳裡,
秋天的影子帶走了回憶與哀愁,
請別問我,
桐花是否已開?

夢裡的清汌,
簇擁著片片雪白的羽,
河岸的老木,
哺育著層層翠綠的紗,
似乎,
緊閉的雙眼似乎看到了那花開的清脆,
張開雙手迎向前,
沁涼的溪水繞過指縫,
啊~
那片潔淨的白瓣,
就在我幾近麻木的掌心,
輕搔著那交錯的脈….
微顫著張開緊握著的手,
那輕柔的白瓣竟化做透明的蝶,
悄悄地溜走….
於是,
此刻終於明白,
眼前飄落的,
早已不是故鄉的桐花….

這夜,
在吹拂著的與灑落著的月光下,
夏天的腳步喚醒了故土的芬芳,
請,請告訴我,
故鄉的桐花是否已開

葉子

Share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