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加納利

   

「英國這麼多廉價航空可以飛歐洲,你最想去哪裡?」
「我猜我想去的地方廉航應該沒有飛吧?」
「不一定喔,去查一下,趁復活節假期讓自己去放鬆個幾天也好!」

   

在英國時某次越洋閒聊談到這話題,坦白說我心裡其實有個確切的答案,只是不知究竟是什麼原因一直無法成行。眼看著每年來英國的學生們只花不到台北高雄的廉航機票錢,整個歐洲玩透透,老實說我也沒有非常興奮。畢竟幾乎每一兩週都要跟指導教授碰面一次,加上英國境內短中長途自己開車就走不完了,要飛歐陸其實沒那麼大的動力,以至於在英國那五年最後只有去巴黎那麼一次。

   

其實有個地方是我從國中讀了這本書後就一直想去的,但可能是放得太深了,以致於要挖出來似乎有點彆扭?一個只是從字裡行間聽過的地方,一個連旅遊節目都沒介紹過的地方,能有多大的想像?能有多大的期待?但這個地方對我而言似乎就像故鄉一樣親切,這簡直莫名其妙!而在三毛的筆下,位於西非摩洛哥外海,隸屬西班牙的加納利群島(Canaria),彷彿是她所有流浪的終點,一個可以讓靈魂好好休息的地方。所以,一個嚮往的故鄉,此刻應該是這輩子離它最近的地方,卻一直沒去?

   

所以只剩「近鄉情怯」能解釋了。

   

掛完電話臺灣已屆午夜,想起剛剛談到的話題,好奇心驅使下查一下廉航機票。什麼? Ryan Air 竟然有飛?只要 14.99 英鎊?(臺幣一張小朋友有找)然後不知哪來的衝動,竟朝著那 book 按鈕按了下去。不顧晚餐還沒吃,開始查民宿、租車、駕照......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三毛書中那棟讓她魂牽夢縈的房子究竟怎麼走......

   

彷彿少小離家的孩子終於要回家了一樣,我想起了風神 125 的成仔,也想到了新天堂樂園的 Toto......無論如何,最後總是要踏上那命定的歸途般。但,我和他們終究是不一樣的。因為,無論多麼坎坷,他們依舊找到了回家的路。而我,最終仍因決定要趕期刊稿,在開票前一刻放棄已經完全安排好的旅程。

   

此生還有機會去嗎?當然有,但每次重讀這本書時都會這麼問,就表示我還是沒去。無論如何,此刻有三毛的文字陪伴,我的心,已跨越重洋,穿越時間,看著她在離去前的驀然回首,腦海中湧現了一生裡所有的愛戀與傷痛。於是我想起了那年妳離去的那個深夜,最後,我一個人開著車,從殯儀館回到了內湖租屋處的「家」。面對空蕩蕩的屋子,我不敢開燈,任憑黑暗將我吞噬。

   

其實最後我們都一樣,自私地將不要的回憶與失去留在位於地球彼端的那兩間屋子裡,帶著不知如何感覺的傷悲與孤獨,不再叨擾那屋裡的空氣,悄悄地,離去。

   

葉子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