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雪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以為
這一切終將停止
包括思念

   

但我錯了
因為在刻意遺忘與不經意思念間
我刻意選擇了
不經意

   

於是
在這冷冽的冬季
放縱地玩起套套邏輯的遊戲
將一切刻意與不經意
堆成一個對自己傻笑的雪人
然後就剩等待了
等著看雪融化之後
還能留下什麼?

   

葉子

   

(2005 Photo by Eric @ Durham)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