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安靜的存在

   

如果已經在世界中心,其實什麼也不必呼喊。如果是在世界的邊緣,那麼呼喊什麼也無用。

   

還想不透嗎?這主題根本與位置無涉,而是呼喊。你呼喊是為了什麼?為了以言語實踐自由?還是用文字證明存在?

   

有人問:這宇宙數以億計的發光星體,夜晚的天空為何漆黑一片?鴉雀無聲的廳堂裡,靜到針落地都是明珠落玉盤。一人振臂呼喊,瞬成目光黑洞;但在所有人均高聲談論時,或有那麼一刻起,你再也聽不到聲音了。

   

真的聽不到嗎?在那訊息之潮來襲時,你試著用濾網篩出有意義的詞句,竟發現是如此困難,困難到意義早成了阻礙,堵塞住每個微小的隙縫。在潰堤前,你摸到了牆上的框,奪門而出。

   

早就不是什麼唯物唯心之爭了。你站在暮秋的河岸邊,比人高的菅芒包圍了。風起,你任那芒浪沙沙擺盪著你的自由,你任那水聲湍湍灌注著你的存在。你想起了曾經有某個夜晚,愛人在耳鬢廝磨時淘氣地對著耳吹,你不想逃了,任那無意義的草聲、水聲、風聲聯軍潰堤而來。在這一刻,中心還是邊緣?自由還是存在?有意義還是無意義?一點都不重要了。

   

在你的臉就是一本書的虛幻世界裡,聲音是靠演算去傳的。千萬別去問規則,那不是你玩得起的遊戲。唯一明白的是: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實踐你的自由,更沒有什麼能夠證明你的存在。在分析與綜合的爭議下,你的先驗獨立於言語的呼喊。

   

或許康德會告訴你另一個故事:在這嘈雜紛沓的世界裡,你的難解、你的無意義、你的莫名其妙胡言亂語,才是這瘋狂的世界中,最安靜無垢的存在。

   

葉子

   

(2017 Film by Eric with Rollei RPX 400)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