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不確定的

   

我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開始迷戀某種「不確定」的感覺:不確定這條路會通到哪裡、不確定這樣的過程會得到什麼還是失去什麼、不確定原本以為確定的東西是不是還會繼續確定下去......

   

於是我開始不設定主題結構地寫東西,讓自己的思緒隨文字流動;於是我開始憑直覺做設計,讓作品自己長出美感。我從不對未來做算命預言之類的任何測驗:面對不可知的時間,就是要享受它帶來的驚奇而非擔心。

   

面對這麼多的不確定,唯一能做的就是記憶:記下每個「確定」後的瞬間,從裡面思考與學習,無論是他人經驗思想的累積,抑或自己生命中的每次相遇。因為我相信在這一次又一次的確定之後,你會累積出某種足以面對不確定的能力與勇氣。

   

所以我開始喜歡起「無法即時預覽」的攝影,享受那種將觀景窗看出去的畫面,透過光化學作用,轉化成某種當下無法確定卻早已確定的東西。在按下快門的瞬間,我突然明白薛丁格的感受:面對盒子裡的貓,他的心臟也要夠大顆吧?

   

於是我打開掃描器,一格一格將 35 釐米的負片反轉。在螢幕上,看著那滿滿沒料想到的顆粒才發現:啊!相機 iso 設錯了!!但,還真愛這種粗糙的質感啊!

   

這種粗糙就像,就像粗糙的人生一樣。過了這麼多年才發現:當外在的世界越是粗糙地不確定,內心的世界,就會越純粹地確定。

   

葉子

   

Filmed with Kodak 400TX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