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康德

   

這傾瀉而下的,對康德來說,並不是真正的雨。

   

一直以為只要走出這一步,就可以打破黑格爾的傳說。是的,我渴求的不僅僅只是悠悠神往。在那應許的達蘭薩拉,蔓延的不只是美麗,多麽盼望,在那靈魂的交界,能有再見的時候。

   

「一個人,走了這麼遠,最終非常可能什麼都沒有,值得嗎?」

   

我苦笑了一下沒有回答,但心裡明鏡似的:這一廂情願的執著,或換來更大的寂寞。我,怎麼會不明白殘酷的道理?但在看不見盡頭的小路上,如果不勇敢一些,拖著步伐奮力向前,最終,只會讓自己埋進荒煙蔓草裡,悔恨無盡。

   

於是我站在那崖邊,趁著風起,為著信念往前一躍。不知這一瞬有多久?只見空中飄著永誌花的白瓣,不斷拍打著我飄零的身軀,腳下的綠茵汌過碧藍的青濬。燎原的野火,在暮星見證之下,燃燒著我的生命,裊裊升起了最後一息。走過低沉的幽谷,換來雲端的視角。你問我看到了什麼?若說此時沒有一絲眷戀,是對不起這潸潸的淚。於是,我赤裸著躺臥在加爾默羅山巔,任憑狂奔而出的水將這皮囊溶化。早已分不清這水從何而來,只看著那最後的墜落後,我的靈魂跟著,傾瀉而下,落在你的車窗上。

   

看著車內的你,困惑而遲疑。如果康德在你身邊,一定會說這扭曲的一切,都只是你我的想像。我哲學不好,無法駁斥他的指涉,但這橫亙我們之間的窗,或許在億萬次落雨之後,將再也無法阻隔吧?

   

然後我看到你,對著窗外這傾盆大雨微微一笑後,竟開門走了出來。在這傾瀉而下的寂寞中,毫無遮掩地,踽踽前進。是的,對康德來說,這並不是真正的雨。

   

對我也是。

   

葉子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