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我只想在這雨霧裡,遙望著,不知何時再現的彼岸。

   

而這天的淡水河,平靜如鏡。若不是那如針的細雨,低頭便可見,一臉落寞的自己。

   

或許吧,這不知如何繼續的戲,早該在成獨角戲前,喚那丑角進來。卻不知哪來的偏執,想方設法翻過腳本背面繼續寫將下去。直到,直到場管進來,成串的鑰匙敲擊聲刺入耳心,我只能請求他別亮燈。因為歹戲拖棚,觀眾早在黑暗中,一臉莫名地散去。

   

於是我將自以為的真心,用寫滿字的紙裹著,收進那只破皮箱裡,趁著漲潮時,輕輕地、悄悄地、不生半點漣漪地,放進淡水河中。我明白,這一點都毋須嘆息,只是下台鞠躬時心中默念著:對不起,無意叨擾。而那已吹皺的春水,依然沒有回應。

   

現在,我只想趁著街燈亮起之前,在這雨霧裡最後一次遙望著彼岸淺淺的輪廓。然後,轉頭離去。

   

葉子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