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十字街

   

就在十字街站下了車,隨那灑落一地的月光,漫向港邊的夜裡。

   

而終究心還在跳的自己是屬於陸地的,漂流的界限即在泡沫消失的剎那,嘎然而止。但,一向服膺馬赫的慣性定律而非牛頓的我,漂泊的心欲續前行。執起手上的車票,透過那圓孔找尋月的蹤影。卻在波光瀲灩下,無意流下了汨汨潸潸的足跡。我的肉體試圖追上,被繫船的纜繩糾結纏繞。那船舷,隨著不平靜的水起伏震盪,貼著我耳蝸內側低聲吼著:

   

「別再追了,那月是不屬於你的。」

   

於是放開了手,閉上雙眼任憑突來的狂風吹拂。但風啊風,為什麼你只帶走臉上的淚?低頭看著跨不出的步伐,擔心有那麼一天,我會忘卻月的容顏。但誰知啊誰知,在忘了妳之前,早忘了我是誰。就在風平浪靜之時,低頭看著水面倒影,會發現雨刻過的那張臉,是自己也認不出的。

   

只有再度走回十字街,踏上最後一班電車。我將一整疊的單程票,撒向天際。試著,從剪票後的小孔中,一一檢視著那黑暗裡,離開的勇氣。

   

是的,離開,也需要勇氣。

   

葉子

   

   

(照片攝於 2016@函館)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