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十七、

   

我被面前這幅作品給震懾住,那一整面牆的風景讓我幾乎感覺到自己就站在那裡,看著那座橋,還有遠方的夕陽。作品的本身是張巨幅相片,融合了重複曝光放相的暗房技巧與油畫筆觸所勾勒的天空雲彩,還有大地的一草一木......

   

畫面的中央是座橋,橋上有個女孩的背影,女孩的回眸一笑讓我感覺到那屬於好久好久以前的快樂。記得當年我愛極了這張照片,我愛的不是因為小均將我拍的美極了,而是從他的鏡頭中看到了他對我的愛。若不是他從後頭的溫柔呼喚,我不會有這樣的快樂表情;若不是他全然地欣賞我的美、瞭解我的美,不會知道該在怎樣的一剎那按下快門......

   

他的作品是看不膩的,不同時候來看都有不同的感動。有時他問我感覺如何,我說不出來,有時會寫一首詩給他,有時會唱首歌給他聽,有時只是很簡單地給他一個笑容。但不管如何,他總是很滿意我的回答,因為從他的眼神和笑容中看到了那種瞭解與被瞭解的滿足。

   

看看手錶上的時間,走出了畫廊。步行了十分鐘,到了艾伊娜橋上。我的左邊是夏佑宮,右邊聳立著巴黎的地標艾菲爾鐵塔。其實,此刻這座橋對我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但,只要我閉上眼,想像這只是一座小小醜醜、寬四米長六米的水泥橋。橋下只是條涓涓水溝,橋邊也沒有咖啡座,沒有手風琴聲,更沒有嘈雜往來的遊客。那兒,只有安靜的水聲、夏天的蟬鳴、秋天的風、還有春天水邊的青荇與蛙鳴、就連,就連冬天寒冷的雨都讓人覺得快樂。於是,我的思緒又回到了那裡,那個讓我如此沈醉的地方......

   

那天,我站在機場航站大廈,呆看著告示板上標示著已關閉了的登機門。其實,早在塞著車的高速公路上,我的心就已經慢慢冷了。因為,他將再度離開和我在一起的時空,卻連再見都來不及說。或許吧,或許正如阿隆說的,我們可以去巴黎找他。但,他走得如此堅決,到了巴黎,會期待我的造訪嗎?我真的不知道......

   

從機場回淡水的車上,我真的好累好累,眼淚也哭乾了,靠著阿隆的肩膀上睡著了。半夢半醒間聽到阿隆的嘆息聲,想想他自己有自己的煩憂,我何來增添他的麻煩呢?可是,我相信他,我瞭解他,我知道他是我在最脆弱的時候,最值得依靠的朋友。我也知道,當他需要我的時候,我也會在他旁邊。「風塵三俠」如今只剩二人。罷了,這十一年來不就已經是這樣了嗎?

   

回到淡水已近傍晚,原本人聲鼎沸的畫廊如今只剩三兩身影,也是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我看得出阿隆很累很睏了,便要他去後頭睡一會…

   

「心心,妳......妳一個人可以嗎?」阿隆揉著眼睛問我。

   

「我不要緊,其實我本來就不抱什麼希望的。」一聽就知道是在言不由衷地逞強。

   

「我休息半小時,妳等我,晚點我帶妳去吃點東西」阿隆真的累了。

   

我一個人看著畫廊中展出的小均作品,大部分都是他在巴黎拍的照片。巴黎,在我心裡是個很矛盾的城市: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卻又生活著我十多年來牽掛著的他。

   

縱使如此,依舊從他的鏡頭中看到了生活和生命:看,這鏡頭中的吉普賽少女眼神是多麼的哀傷?那位在廚房煮著熱巧克力的老婆婆是多麼的慈祥?而那斜斜倒過來的艾菲爾鐵塔又是什麼意思呢?

   

「我知道,若從妳現在的位置看,艾菲爾鐵塔是這個樣子的」小均在作品說明上寫著這句話。

   

我看著這句話心中一凜:他說的是我嗎?

   

我轉到這間日式房子的另一間大廳,突然眼前的這張巨幅作品讓我幾乎昏厥......就是這張!!這張我最摯愛的照片!!他,他居然把這幅當年在風塵三俠畢業展曾展出的作品放在這次的展覽中!!照片外的我看著照片中的我,那真的是我嗎?我真的不認識她了!因為,她沒有我的哀傷,我沒有她的快樂。

   

這畫面唯一不會變的,就是那座橋。我看看畫廊外的天色,正好便是照片中的剛日暮後的湛藍。突然好想好想再回到那座橋上,這十一年的一切變化得好快好快,快到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了。需要去找一個不會變的東西,就是那座橋-那座在我生命中這麼多年來的每個寒暑,無論是喜是悲是憂傷是快樂,都不曾變過的橋。

   

於是,我留了字條請工讀生轉交阿隆,一個人走出了畫廊,慢慢地往田心橋的方向走。淡水的一景一物依舊,似乎每走到一個轉角就可以看到當年那三三兩兩快樂的身影。經過市場,彷彿在蒸汽瀰漫的米粉湯鍋前看到那對肩並肩的甜蜜身影;經過小文具店,我彷彿在懷舊味的木頭架子前看到蹲在那邊挑著畫紙的三個年輕人......。這樣的回顧十一年來幾乎每天都在做,卻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感受如此深刻。

   

快要接近田心橋了,心中突然響起了那首我們曾在這座橋上一起唱的歌:

   

去年我回去,你們剛穿新棉袍。
今年我來看你們,你們變胖又變高。
你們可記得,池裡荷花變蓮蓬?
花少不愁沒顏色,我把樹葉都染紅。

   

口中不自覺也跟著哼了起來,低著頭一邊走一邊看著田邊水溝裡的小蝌蚪,微光中水樣著美麗的藍光,小蝌蚪快樂地在水草間穿梭來去。突然間一個遙遠卻又熟悉的歌聲從前方傳來,哼的居然是同一首歌,我一抬頭,橋上一個模糊的身影讓我遲疑了。我加快腳步,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注視著那身影,希望趕快確認那並不是幻覺。橋上的人也注意到我的接近,他轉過頭來,用著同樣遲疑的眼光看著我。我再也忍不住了,一邊哭著一邊奔向前......

   

「小均!!」

   

就在他緊緊抱著我的那一刻,才確定這一切不是幻覺,是真實的!就是著個呼吸聲,就是這個味道,就是這個輕輕撫摸我頭髮的手。沒錯,是我的小均!!在這一刻,時間彷彿停止,我又可以穿梭在樹林中,靜靜欣賞那凝結在半空中的花瓣。而他,早拈了一朵簪在我的髮髻上......

   

「你,你不是走了嗎?」
「我想留下來做最後的確認,並買一樣東西。」
「確認什麼?」
「我想來看看妳的那畝田是否依然需要我的灌溉」
「你知道是需要的,我早就已經讓給你了,你不能就這麼任它荒蕪!!」
「我不會,再也不會!」

   

此刻田心橋上的景色依舊是十多年前看到的樣子,他只顧著替我擦去臉上的淚,卻忘了自己也是一樣。我看著他的眼睛,看著他眼球中反射的影子,我看到了!我看到照片中橋上那回眸一笑的快樂女孩。

   

「你說你要買什麼?」
「嗯,剛買的,就是這個。」

   

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個信封遞給我,打開一看,裡頭有兩張飛往巴黎的機票,是來回票。

   

「妳願意陪我回去一趟嗎?我需要妳幫我收拾東西。」
「收拾什麼?」
「我的流浪結束了,我在這裡找到了旅行的終點」他指著我說。

   

再次張開眼,塞納河依然是塞納河,我轉頭看著橋上往來的人們,人群中,那個熟悉的身影又走向我:

   

「到多久了啦?」
「一會了,還好......事情辦得如何啦?」
「恩,差不多了,可以回家了」

   

家?巴黎是我的家嗎?或許一分鐘前並不是,但,現在我牽著他的手,不管他到哪流浪,哪裡就是我的家。

   

   

(全文完)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