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十六、

   

車窗外是一片接著一片的明亮,初冬的朝陽是如此地難得,穿過一片樹林,陽光透過葉縫忽明忽暗,就好像我的心情一般。週六北上的自強號人還不少,卻難得沒什麼人在講話,整個車廂很安靜,安靜到似乎可以聽得到風拍打車窗的聲音。列車進入一條長長的隧道,車窗就像鏡子一樣,我看著自己的臉,幾日來的身心俱疲讓我戴著一張名為憔悴的面具。突然驚覺歲月的無情在那張臉上顯露無遺。這十一年,竟忘了當年那個雙十年華的女孩,曾有面叫做「青春」的鏡子!如今,這面鏡子就如同外頭的隧道,因長時間的滴滴答答而出現了一道道痕跡….

   

突然間火車出了隧道,一片亮白照得我一時無法睜開眼,隔著亮黃色的眼皮,感受到外面的世界不斷地改變,好快好快,感受那不斷掃過去的電線桿影子。緩緩張開眼,讓陽光曬乾我的淚水,也晾乾早已發霉的心….

   

沒留意到身旁何時多了一個小女孩,大概是從剛剛停下的那一站上車的吧?一身高中制服,清秀的臉龐幾乎被清湯掛面的髮絲給蓋住,眼中的稚氣卻流露些許的憂鬱。一開始她左右張望著,不安的神情透露出她似乎在煩惱些什麼,接著打開書包拿出筆記本,低下頭在上頭畫呀畫的。

   

「畫得很好啊,是你的男朋友嗎?」不只是她,我也被自己突然脫口問的話嚇了一跳。
「嗯,至少我認為是,只是.....他還不曉得。」她恢復鎮靜後說。
「如果妳真的很喜歡他,就把這張畫送給他。」
「可是,可是已經一個多月沒看到他了!」她快哭出來了......

   

她將頭髮往兩邊耳後撥,我望著她,這是多麼美麗的一張臉啊!白裡透紅的瓜子臉上,有著比例十分調和的五官,但,卻又是什麼讓淚水充滿她那明亮的雙瞳?

   

「妳不知道他在哪嗎?」
「我從高一那年每天搭火車去上學,幾乎都會在這節車廂上看到他,這兩年多來我都只能偷看著他。其實,也沒想過要成為真正的男女朋友,我連他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我爸警告過高中不准交男朋友,而且......而且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他不會再搭這班車了。」

   

我輕輕地摟著這個在我懷裡落淚的陌生女孩,順著她的髮絲拍拍她的背,感受到她的血是熱的,心還跳著......。這樣年輕的生命,竟然開始為情所苦了!而且,這個秘密放在內心深處兩年多,今天竟被一個陌生人給戳了出來!

   

「就把他放在妳的心上吧!!要是我是妳,我會每天畫畫,妳有這麼好的手,除了畫他之外,還可以畫畫這世界。或許,有一天妳會在某個小鎮的某個街坊寫生時再度遇到他,或許他的樣子變得妳都認不得他了,但他又再度悄悄地進入妳的畫中......」說著說著我自己竟為著這想像中的畫面呆掉了......

   

「姊姊,妳也有男朋友嗎?」

   

我看著她,微笑地搖搖頭。

   

「姊姊這麼美麗,心地又這麼好,一定會遇到愛妳的哥哥的!」

   

我再次微笑以對。

   

我們又開始了各自的沈默,我繼續看著窗外,她又開始在她的筆記本上塗塗畫畫。沒多久,女孩要在下一站下車,離開前,她撕下了一張筆記紙折成一個愛心遞給我…..

   

「姊姊,好高興在這裡遇見妳,這個送妳做紀念」

   

待我目送她下車後,打開那張筆記紙,裡頭,竟是一個又熟悉又陌生的側臉。

   

「這就是我嗎?」不敢相信這個小女孩在短短的十幾分鐘內可以完成這樣的速寫。生澀的筆觸,粗獷的筆跡看得出畫得很趕,卻又十分傳神。只是,畫中那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撫著車窗的女子真的是我嗎?

   

「終點站臺北站快到了,下車的旅客別忘了隨身攜帶的行李......」車廂中迴盪著熟悉的廣播聲。

   

火車中途因故延誤了不少時間,我幾乎是狂奔的衝到捷運站,搭上了往淡水的列車。到了淡水站,上了計程車,直奔阿隆的新畫廊。此時,已經快下午一點了......

   

站在阿隆的畫廊門外,裡頭來來往往的人黑壓壓一片,鮮花和海報從院子門口一路排到那棟老舊的日式屋內。《十一年的浮影 – 沈竹鈞攝影與油畫創作個展》的巨幅長條旗掛在屋外,在風中輕輕飄揚著。

   

「心心!!妳來啦!!」

   

阿隆從擁擠的人群中鑽了出來,我著急地握著他的雙手。

   

「阿隆,小均在哪?」我快哭出來了。
「啊!!小均,他一個小時前才剛離開,妳等我一下,我交代一下馬上陪妳去機場找他,三點多的班機說不定還來得及!!」

   

阿隆在三十秒內交代了他的助手,完全不理會每個客人在一臉驚訝下的關心與問候,拉著幾乎快僵住的我騎著他的車趕往捷運站。一直到上了往機場的客運才回過神來….

   

「阿隆,對不起,今天是你畫廊開幕的大日子,會場這麼多客人,還看到幾個好朋友們都來了,還這樣完全不管他們,陪我跑了出來......」
「心心,在我心中,風塵三俠是最重要的!」阿隆堅定地說。

   

我再也忍不住了,抱著阿隆淚水狂洩而出,一天來的焦急與不安如今有了宣洩的管道。阿隆也哽咽了,撫著我的頭髮輕聲地對我說:

   

「別擔心,就算這次沒遇上小均,我帶妳去巴黎找他,我有他的地址了!!」
「可是,我想見他,阿隆,我現在就想見他!!」我聲嘶力竭地喊著......

   

   

-未完待續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