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十三、

   

下了最末班的客運後,我像遊魂一樣遊蕩在淡水的街頭,這回家的路竟是如此地漫長。「回家」?究竟那邊才是我的家?是苗栗?還是淡水?我再也不知道了......。走著走著,眼前就是再熟悉不過的田心橋,我四下尋找著盛著孟婆湯的盆子,如果真的有,喝了這湯,過了那橋,是否就可以忘了痛苦是什麼?

   

回到家裡,看到阿隆留下的字條,潦草的字跡顯示出他臨走前的匆忙….

   

「小均、心心,我爸病危,回南港一趟......」

   

撥了通電話去阿隆家沒有人接。只好由著自己攤在客廳沙發上,望著空蕩蕩的房子,週遭的笑鬧聲都不見了。

   

外頭開始下起大雷雨來,似乎再多大的雨也無法洗刷掉千百年來留下的遺憾。我不敢再亂想下去,我得冷靜,我得理性,我得想辦法繼續下去。但是,卻始終無法平靜,畢竟,這幾天之內發生的事情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我拍打著自己的臉,拚命喊著自己的名字快快從惡夢中醒來。可是,似乎已經進入了這夢出不來了。

   

離開斗南前,我握著心心的雙手,告訴她我們再一起努力,畢竟我們都不相信這竟是我們的命運。還記得一直以來的夢想:結婚,然後一起出國唸書。這夢想不斷提醒著我得理性: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沒有人可以在一天之內決定自己的人生。於是,我相信時間可以解決一切,我相信耐心可以讓事情轉圜,可是,相信只是個願望,願望往往無法成真。

   

那幾天的等待與平靜是最難熬的,這之中除了到臺北探望阿隆的爸爸外,都把自己關在家裡。我不願意告訴阿隆我和心心的事,不想增加他的煩憂。一週後,我決定去做最後的努力,打算先回苗栗一趟,再去斗南找心心的媽談。可是事與願違,爸的固執與冷漠讓我再度受不了,甚至我做好了決定以行動來證明我和心心在一起會是幸福快樂的,時間將會讓老爸瞭解一切。於是,我留下了一封信給爸,告訴他心心依舊是我一輩子的伴侶,不論是否能得到他的同意,甚至祝福。

   

接下來的這趟旅程我心裡輕鬆了不少,因為我堅信我的決定將會終止這千百年來荒謬的訓示。到了斗南,見到了心心的媽,她卻告訴我心心已經回淡水去了......

   

「小均,請你明白不是我願意拆散你們,我自己也是這整件事情的受害者之一,我極願意看到心心和你得到幸福。但我卻無法承受眼睜睜看著她即將遭遇到的痛苦。面對龐大的家族,連我都招架不住!如果,如果你真的愛她的話,可否就這麼放手了呢?你要恨的話,就恨我吧!!」

   

我一語不發地離開斗南,急著趕回淡水去找心心,沒想到又撲了個空。打電話去斗南又沒人接,我急了像熱鍋上的螞蟻。此時,滿臉疲憊的阿隆回來了,他的爸爸前一天晚上在醫院因心臟衰竭過世了,我看著他,再也忍不住這陣子以來的一切,抱著他痛哭失聲。阿隆輕輕地拍著我的肩膀對我說:
「小均,我們都知道這些日子很不容易,但,我們還是得走下去!」

   

那幾天,我只能期待心心的電話,整天守在電話旁寸步不離。一個下午,我收到了一封限時信,是心心寫來的!她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心中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親愛的小均,

   

這幾天好嗎?我想這句話也是白問的,你應該跟我一樣都很不好過吧?!我想這人世間的無奈並不是一向自由自在的我們能夠瞭解的。於是我們痛苦、於是我們懷疑、於是我們開始憎恨命運。而或許這一切都因為我們實在太幸運了,從小到大沒經過什麼大風大浪,以致於碰到這樣的事情一時之間無法接受。但,人生就是這樣,我們如要繼續過下去,就得將這樣原本認為荒謬可笑的事情認為理所當然。可悲嗎?一點也不!!

   

我知道你不管你爸怎麼想就是想跟我在一起,想要帶我走跟你去巴黎,但我怎麼可以就這樣放下我的媽媽和妹妹?我媽身體很不好,爸離開之後她的健康就開始走下坡。而我妹還很小,你覺得我能夠放下她們倆不管一個人和你出國去嗎?我沒辦法,我是我媽的女兒,我真的沒辦法。

   

請別為我的無情而難過,你知道我是愛你的,但我無法在這樣的抉擇下選擇你而不是我媽,因為我知道你比她強壯,你比她更能夠安然度過這人生的磨難。我媽年輕時失去愛情所受的折磨已經夠了,現在我不能再讓她失去女兒!!

   

再會了小均,或許再會已沒什麼意義了。我知道你一個人到國外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因為平常你無微不至的細心照顧我,相信你自己可以好好地享受在巴黎讀書求學的生活。我很感激你曾經為我做過的一切,也感激你曾經如此愛過我,讓我這麼多年的青春年少得以擁有如此多的幸福與愛。相信我,此刻我的痛苦不下於你。但為了彼此好,也為了終止這永無止境的命運捉弄,我希望老天的這個玩笑就到此為止,而我們最後的犧牲將終止這個千百年來的訓示,如果我們這樣的結局能有怎樣建設性意義的話。

   

或許,此時遺忘是最好的療傷方式。所以,如果你現在還愛我,就請你在將來忘了我。

   

   

信封中夾著另一張紙條,是心心最鍾愛的輕磅素描紙寫的。上頭像用雕刻一般的字體是用血和淚刻成的,我想,我能明白李後主當年的心情。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我不敢相信事情竟然就這樣結束了,而心心就這麼放棄我們多年來的相知相愛嗎?「這就是人生,這就是生命!」這兩句話一直在我腦海裡打轉。這陣子的起起伏伏與七上八下讓我足足昏睡了一天。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繼續去巴黎嗎?還是留在這個傷心的地方?我真的不知道......。又過了幾天,妹妹從苗栗來了電話…

   

「哥,快點回來,老爸病倒了!!」

   

再次回到家裡似乎一切都不一樣了,老爸躺在床上呼吸十分急促,我呆望著他,他眼睛直直地看著我......

   

「小均,真的是你嗎?我沒想到還能再看到你!」

   

兩天後,老爸過世了。臨終前,告訴他我見到了李娟娟,他聽到她很好的消息,嘴角微微一笑,安詳地睡了。

   

老爸的告別式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心心了,那天,她遠遠地站在靈堂門外,不知什麼時候離開的。我遵守老爸的遺願將遺體火化,帶回斗南老家去。

   

於是,就在那陪伴老爸走完人生最後一趟歸鄉路的火車上,我做了去巴黎的決定。而且,我必須一個人走,最好,最好誰也別告訴。

   

   

-未完待續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