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八、

   

我全身赤裸困在一個腳底下都是雲的地方,黑暗的遠方似乎有條閃亮的東西看不清楚。我,一個人向四面八方吶喊著,喊了好久好久都沒有人,連個影子都沒有。突然間,我看到了爸爸的身影從我面前走過,我對著他叫著,他看著我,那個眼神似乎對我說:「你終於回來了!」。我哭著想往前撲,可是深不見底的雲層阻止了我。然後我看到了心心的媽,她對著我不說一句話一直搖著頭,我只能呆呆的對著她流淚,懇求她......。接著是阿隆,我看到他站在田心橋上,我呼喊著他要他回頭,可是他只顧自己向前走不再管我了。然後我看到了莎曼莎,她端著一杯熱巧克力從我面前慢慢走過去,我叫著她說:「莎曼莎!我在這呢!」可是她似乎什麼也沒聽到就從我面前消失了。最後是克裡,他的膝蓋似乎不疼了,彎下腰檢起地上的報紙也走了。

   

似乎我想見到的人幾乎都見到了,但卻沒有人理會我。我最後的希望放在我最想見的人身上,在那兒跪了好久,祈求上蒼讓我見她一面跟她說說話。可是,她卻從未出現。突然間,一陣輕風吹散了眼前的雲霧,遠方那條閃爍的東西延伸到我面前的腳底下,原來是條金色的索鍊。小心翼翼往前走著,腳底下是整個的淡水,我可以從高空俯瞰觀音山和淡水河,但,她在哪兒呢?我一稍遲疑,顧著在底下如地圖般的一景一物中認出了我們當年租屋的位置,認出了那個市場,認出了碼頭......差點失了重心。我不能再往下看下去了,只能抬頭往前看,繼續走著這條長長的單索。單索的盡頭是個很高很高看不到頂的旋轉樓梯,它是全白色的,很亮很亮,亮到幾乎可以當鏡子反射出所有的影像,台階上有著隨風飄來片片鮮黃色的花瓣。我開始一步一步踩著花瓣往上爬,每踩一步身旁的花瓣便整個飄盪開來。數到四千三百六十二個階梯時我決定不數下去了,因為往上看去依舊是永無止境的階梯。

   

「不管了,繼續爬上去!那似乎是唯一的出路了!!」我這麼告訴我自己說,縱使腳已經累得不聽使喚......

   

不曉得過了多久,我真的爬到了白梯的頂端,那兒有一個小陽台,陽台下有條細細的溪水,我順著溪水流動的方向看過去,啊!那不就是田心橋嗎?我摒住了呼吸,因為魂牽夢縈的心心就站在那橋上,抬頭看著月亮說話。我拉破了嗓子去叫她,她似乎聽到了我的叫聲,四下尋找著我在哪裡。我喊到喉嚨都啞了,伸長了手臂向她招著,她卻始終未曾將眼光掃至我這個方向,我哭著搥打著陽台上的欄杆......一切,一切都沒辦法了。我頹坐地上,環抱雙膝全身顫抖著......

   

「徵室友兩名,愛好藝術」
「有人在家嗎?」
「我叫李奕心,是你的室友,也是你的新同學。」
「我肚子好餓,想吃市場裡的魚粥。」
「老牛呢?怎麼改騎我的小羊出來啦?」
「那......那你想要什麼?我來幫你許願。」
「我知道你會拍出很棒的照片的!上回看你借學長那台拍出來的照片都好有感覺喔!我希望你能有自己的相機......」
「我常常幻想自己是一隻獨角獸,有著飛奔起來會隨風飄揚的輕白鬃毛,就好像我有翅膀一樣!」
「我是我媽的女兒,我真的沒辦法!!」
「如果你現在還愛著我,就請你在將來忘了我。」

   

她的話一句一句地從空氣中遠遠飄盪過來,我緊閉雙眼摀住雙耳......再次睜開眼竟發現我坐在田心橋上。我霍地站起,四處尋找她的身影。突然發現橋的另一頭多了一扇門,半掩著的門縫中我看到了一個轉身離去的背影,衝向前去,可是門卻自己關了起來,門上,貼著一片用她最愛的輕磅素描紙寫的字條。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字跡不再工整秀麗,扭曲的字體中溶著暈散的墨水。我用力敲打著門,一直敲一直敲….

   

「有人在家嗎?」

   

同樣的一句話從門的另一邊傳過來,但講的是法文,那聲音,也不是她的聲音。門鈴又響了幾次,我突然從沙發上醒過來,差點弄翻了手上抱著睡著的那杯熱巧克力。

   

「凱若琳?!」我幾乎快認不出來了。當我正發楞時,她立刻回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請她進來坐下,泡了杯熱咖啡給她喝。今年巴黎的秋天似乎特別冷,將客廳的暖爐打開-莎曼莎和克裡最愛的暖爐。

   

「什麼時候回來的?我聽妳的同事說妳去了遠東做專訪。」
「是啊,這一趟去了好久,原來這世界這麼大,而且每個地方都好棒,差點不想回來了!!」
「嗯,想必妳這次一定收穫豐盛吧?!」
「是啊,我還給你帶了好多東西回來呢!」
「妳其實不必如此破費啦!又在外旅行這麼久,帶著東西不方便吧?!」
「那東西你一定會喜歡的,因為,是來自臺灣的喔!」

   

聽到「臺灣」兩個字我突然心頭一驚,那是個我從來沒想過會再次踏上的地方。

   

「妳......妳去了嗎?」
「是啊,臺灣真的好棒,我足足在那邊待了兩個多月,從頭玩到尾了,也吃了好多好好吃的東西。真的,我覺得臺灣的海鮮不會輸給我們法國人的料理呢!」

   

我微笑著看著她說著她旅程中的經歷,說著說著她的話題突然一轉:

   

「沈,你有沒有覺得我這趟回來改變了不少?」
「有啊,整個人都不一樣了,頭髮剪短了,皮膚也曬黑了,妳真的長大囉!」
「那......那你有沒有開始喜歡我一點點?」

   

她坐到我的身邊,握著我的左手,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我。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用右手拍著她的肩膀......

   

「凱若琳,我必須對妳說抱歉,我知道妳的心意,也很感激妳對我好,對妳勇於表達感情,我十分感動。真的!我真的很尊敬妳內心對我的愛。我可以愛妳,但我對妳的愛僅僅是朋友的愛,妳可以把我當大哥,我也可以把妳當自己的小妹一樣地愛,我甚至很珍惜能夠有緣在這裡相識的機會。但,我所能付出的愛就只能這樣了,因為,我沒有再多可以付出了,妳能瞭解嗎?」

   

她的眼眶充滿了淚水,我輕輕擁著她,她開始啜泣了起來。過沒多久,她抬起頭來看著我,用手抹去眼角的淚痕,輕輕一咬嘴唇對我說:

   

「你心裡還是愛著她,是嗎?」

   

我整個人如同觸電般地差點從沙發上跳起來!

   

「妳......妳見到她了?」
「對,我在台灣的時候找到了她,李奕心,你看,這就是她的名片。」

   

我用著顫抖的手接過那張名片:「竹心花坊」,園丁:李奕心......我看到這張名片淚水又滾了出來。為什麼?為什麼她要取這樣的名字?

   

「其實應該是我跟你說對不起,在見到她之後,我就知道你心裡頭是怎麼一回事了。只是,我依舊不放棄一絲希望,於是剛剛又說了很多很愚蠢的話。沈,你願意原諒我嗎?」

   

我沒有回答她的話,眼睛甚至都沒離開過那張名片,只是微微對她點了點頭。

   

「還有,她請我帶了東西給你!」

   

   

-未完待續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