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那兩年零八個月的上班日裡,幾乎,每天都搭上早上七點二十六分那班列車。如果,無意外,妳會在中間某站上車,站在我正前方背對著我。

   

忘了從何時開始注意到妳,這並不是什麼巧合。只是,我都同一個時間從同一個門進入同一個車廂,而妳也是。

   

有時,車廂擁擠不堪,我們之間隔了好多好多人。但,我總能從千鈞一髮的瞬間,捕捉到妳那只用來綁馬尾的獨角獸。常常,妳就站在我面前,閃閃發光的銀飾,總吸引我關注著獸角上細緻的螺紋。

   

從來都只在上車的那瞬間,瞥見妳明亮的雙眸,然後轉過身去背對我,用那紅棕色的馬尾,隨列車加速減速甩出依附在三千煩惱絲上的淡淡氣味。我們倆最大的共同點,應該是那車廂裡唯二不是在滑手機而在看書的人吧?

   

有幾次妳上車,我看不到妳的表情,因為那黑色口罩遮住了大半的臉......

   

「感冒了吧?」我猜。

   

我總是比目的地提早一站下車,只為貪食某阿姨做的好吃紫米飯糰。曾有幾回,在與妳擦身而過時,我們眼神會不經意地交會,那是一種,帶著些許憂鬱的沈靜。有那麼一次,就在前一天飯糰阿姨預告了隔天的休息,我只好多坐一站。我才知道,原來我們在同一站下車。

   

後來我離開了那個地方,再也不必於每天早上七點二十六分搭上那班車。當然,從此再也沒見過妳。

   

這麼多年過去的那天傍晚,在某部擁擠的列車上,妳上車了,站在門口背對著我。我一眼就認出妳來,還是看著書,還是用閃閃發光不確定還是不是獨角獸的銀飾,綁著那紅棕色的馬尾。我訝異的,不是妳似乎沒變,而是,在不對的時間不對的路線不對的車廂上,我們再次相遇的機率有多少?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

   

擠過重重人群,再次與妳擦身而過。在眼神交會的瞬間,妳似乎因認出我來而有些詫異,而我,則用微笑的眼神試圖告訴妳:

   

「嗨!陌生人!不管這列車將載妳到哪裡,希望妳快樂。」

   

葉子

   

(Photo by Eric in 2007 @ Paris)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