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五、

   

從床底下拖出那只來巴黎這三年來未曾打開過的箱子,輕輕地用鬃毛刷將灰塵和蛛網撢掉,統一肉臊麵的商標清楚地顯現出來。箱子的背後寫著一小行潦草的字,模糊的字似乎像早已乾掉的血跡。

   

猶記得出國前一晚掙扎著要不要將這只充滿了回憶與感情的箱子帶走。「這是我停止跳動的心的棺木」,我將這句話像血一樣刻在箱子的背後。不過上飛機前還是一咬牙將它硬塞到快爆滿的行李箱裡帶來了巴黎......幸好還是帶來了。還記得那年在屏東當兵,她就是用這個箱子寄了我最愛的一些泡麵、巧克力餅、還有一本全新黏貼好的相本給我。

   

「這本相本是你這些年來的全副感情!」她在長途電話裡這樣告訴我。
「不,不只有我的,還包括妳的!妳看妳幫我的作品整理設計的多麼好!!」我幾近沙啞地說著。那些日子每日地帶兵排練演習,嗓子都喊啞了......

   

伸手進箱子裡,第一個觸摸到的是一台相機,我拿在手上仔細端詳,那是一台半自動的相機,握把的地方因為長久使用表面的蒙皮已經有點鬆脫。輕輕地打開鏡頭蓋,把觀景窗移至眼前,從鏡頭看出去,我彷彿看到了她那調皮又害羞的笑容......

   

「怎樣,喜不喜歡?我可是纏著下學期攝影課的助教問老半天才知道怎麼挑的喔!」
「心心,這......這好貴的吧?」
「不會啦,我有在打工,還好啦!我知道你想要一台相機好久了,況且是你生日嘛!」
「可是,這......這真的太貴重了!!」
「不!我知道你會拍出很棒的照片的!上回看你借學長那台拍出來的照片都好有感覺喔!我希望你能有自己的相機......」

   

一時間說不出話來。那幾天每次看到心心就覺得她一副很神秘的樣子,常常看到我就對我笑得很奇怪,晚飯趁阿隆去廚房時,她用像蚊子般的聲音要我吃完飯陪她出去散散步。

   

事隔如此多年,到現在我閉上眼隨時都還記得那個夜晚。那是個接近期末考的夏夜,我們站在田心橋上,昏黃的水銀燈下成群的蛾和蝶飛舞著,我們靜靜地聽著橋下的流水聲,突然間心心從背後拿了一個盒子出來。

   

「生日快樂!!」
「生日,不是禮拜六嗎?」
「我不管啦!我快藏不住秘密啦!」

   

在皎潔的月光和昏黃的水銀燈下,我看著她的臉,一張如此認真又如此慧黠的臉龐,我真的感動到不知該如何說才好。在那一刻,我們之間的空氣似乎凝結不動了。她被我盯著有點不好意思了,便先打破了沈默:

   

「怎樣嘛!你還沒說喜不喜歡!」
「怎麼會不喜歡,這是我生平的第一台相機欸!我一定會用它拍更多更棒的作品來給妳看!」
「呵呵......你自己說的喔,以後你拍的照片我可是第一個要看的!」

   

頓時間,我終於明白了自己和心心之間是怎樣的一回事了。我很感動,也很感激。感動的是她竟然就這樣把我好久前在這個橋上順口講出來的願望牢牢記在心裡,又不動聲色地把對我的感情用這樣令人感動的方式表達出來;感激的是,這樣的感情來的令人一點都不覺意外。相反的,似乎那株樹早就結滿了鮮美的果實,在那邊等著我們去採擷似的。

   

不自覺臉上多了笑容,來巴黎三年了,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真實地陶醉在那段美好的時光,也從沒想到過自己還能再度從回憶中找到逝去已久的笑容。再度伸手進箱子裡,拿出來的是一條用三種顏色細棉線編織串成的手環,上頭別了一隻很小的獨角獸銀飾......。那一夜,當我滿心歡喜地拿著我的新相機,和她一同慢慢往回家的路上走時,牽著的那隻手就是戴著這個手環。

   

「這個送你,你看到它就會想到我,希望能帶給你平安。」心心在我入伍前一晚將這個手環從她手上脫下交給我。從認識她以來從沒看過這個手環離開她手腕過。

   

「這個獨角獸好特別,有什麼意義嗎?」後來有一年秋天我們去溪頭晚上出來散步時我問她的。
「獨角獸代表純真、善良、和勇氣,但卻也很孤獨。我常常幻想自己是一隻獨角獸,有著飛奔起來會隨風飄揚的輕白鬃毛,就好像我有翅膀一樣!」

   

此刻輕輕地將這個手環撫貼在臉上,閉上眼,似乎又牽起了她的手,感受到那纖細的觸感。不知過了多久,驚覺臉上早已是滿溢了的淚水,濡濕了手環......

   

第三個從箱子裡拿出來的是一張卡片,裡頭密密麻麻的字在當年收到的時候不敢相信居然會是阿隆寫的,因為他看起來不像是會寫如此細密工整字體的人......

   

和心心在一起之後,我們決定第一個必須要告知的就是我們的好友阿隆,只是那時不曉得在彆扭些什麼,一時片刻竟不知該如何開口,很有默契地裝作什麼都沒發生。沒想到,我居然開始擁有秘密了,而且是一個很甜很芳香的秘密。而阿隆呢?他還是那一副天塌下來也壓不到的神氣,整天鬼叫著趕作業趕畫。大二的一開始我們馬上就從天堂般的新鮮人生活掉入了苦難的煉獄,而阿隆卻是快樂的,縱使每天都看他叫著媽呀怎麼總是有做不完的作業和晾不乾的顏料,他還是快樂的,因為他的幸運,有著可以完全支援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家庭不需他煩惱,他可以自由地選擇他想要的生活......至少在他還是學生的時候。阿隆似乎有個逃不了的宿命:他的父親要求他畢業後回家繼承家業,不管在學校念的是什麼......

   

那陣子阿隆似乎比較少和我們講話了,整天不是在房裡就是在學校,有時飯煮好了叫他下來吃也東推西推,撐到我和心心都快吃完了才下來。本來一直想找機會和阿隆談談,讓他知道我們在一起的事,可以分享我們的喜悅。但他這個樣子我們反而更不曉得該如何開口了。

   

那是一個有著美好陽光的星期天早晨,是基督徒的阿隆清晨一早就出門去教會做禮拜了,我還在前一晚熬夜唸書的睏盹中賴在床上。突然心心敲我的房門:

   

「小均,起床了嗎?阿隆留了張卡片給我們!!」

   

心心推門進來,我們坐在床上一起在早晨濃郁的陽光下看著這張卡片。卡片的封面是阿隆親手畫我和心心的鉛筆素描畫像,右下角寫著 God bless your love,署名阿隆:

   

親愛的心心和小均:看到這張卡片你們應該會很驚訝吧!其實我老早就知道你們倆的事,我也能夠瞭解你們為何遲遲不知如何跟我說,因為我們三個是多麼要好的朋友啊!你們的小心翼翼,深怕因為你們的新關係造成我們三人的友誼有任何的改變,我真的很感激你們為我所做的。但如今,我也忍不住了,你們也知道我爸對我的期望,所以我真正自由自在能夠做自己的日子,就是這大學短短的幾年了,而我又何其有幸碰到了你們。你們,你們真的就像是我的家人一樣!以後我想我隨時閉上眼都可以想起我們這些日子以來一起煮飯一起熬夜 K 書一起畫畫的日子......。真的,你們會是我一輩子的好朋友,永遠不會變!所以,請別擔心我,也請你們接受我最誠摯最真實的祝福!阿隆

   

我和心心看完信後,心中的快樂幾乎快裝不下了。我們緊緊擁抱在一起,這一刻,是多麼的美好啊!

   

再次醒來已是凌晨四點,發現自己抱著那只箱子躺在沙發上,東西四散了一地,抱枕上有著尚未乾卻的淚痕。我將每樣東西再度放回箱子裡,闔上,深深吸了一口氣,再度塞回床底的深處。

   

   

-未完待續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