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期待

期待,是春天的花開。卻總在夏天的午后,受烈日曝曬。帶著失落的心,飄零在秋涼的夜。我明白,這一年三季的輪迴,將是永劫回歸的尼采。

   

等等,你沒聽過冬天嗎?就在那秋春之間,萬物蟄伏等待,度過漫漫的嚴寒。不,我的一年只有三季,秋葉的凋零代表著期待的落地。讓自己化作春泥,必須也必然。該時,我的靈魂不在,輕輕飄往南方找尋溫暖。在那兒,才有花開的偶然。

   

只是啊只是,這樣一年三季的輪迴,不是宿命而是纏綿:自己與想像的纏綿,想像與期待的纏綿,更是,對那失落的一季,有著視而不見的纏綿。然後就在秋月最後一次西沉時,我放棄了期待,跟輪迴道別,跟期待說再見。讓,讓該凋零的落地,該落地的凋零。因為啊!無論那熵預告了宇宙的滅絕,這僅僅 21 克的靈魂,終究是抵擋不了物質力場的波瀾。

   

見與不見,終須永別。就像輪不輪迴,只是無聲的掛念。沒有人能知道,與過去極度不對稱的未來,還能有什麼期待。就像是始終等不到雪的冬天,寧可讓夢來掩蓋生命的塵埃。

   

在公轉與自轉間,季節創造了期待。但在失落的冬日清晨醒來,究竟會迎來天光,還是西西弗斯的無奈?一條路在永遠的輪迴中,期待著一絲絲回憶中的快樂;而另一條,卻在一次次的回憶中,喚起輪迴的疑猜。他們說,就挑人煙稀少那條走就對了!但在那林中,只有假裝明白的明白。

   

其實,我什麼都不明白。唯一確定的是,眼前的雙叉路,最終都會走向,必須說再見的期待。至於,究竟是因為已然無望,還是因為快樂已至,而毋須再期待?我,沒有一期一會,只有,不期不待。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