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附中人

 

逐字逐句逐篇逐頁一口氣從頭到尾把當年那條歸鄉路再次走了一遍,
閉上雙眼,回想著當年那份悸動與激情,
掉落的淚水軟化了乾涸的土地,
藍天映照下的操場上我赤著腳,
將揉碎的芬芳與翠綠撒向空中,
啊~~我又聞到了青春的味道!轉眼又過了四年,
四年前的你們是如此歡欣鼓舞地迎接我們畢業十週年再度返校那一天的到來,
但對當時的我來說,
欣喜之餘帶有些許的惆悵,
惆悵的不是歲月年華的悄然而逝,
而是自己那三年的青春到底在哪裡?對於很多附中人,甚至我們這個組織大多數的成員來說,
你們那三年的高中生活肯定是精彩萬分的,
不是社團活動的核心成員、班聯畢聯會的幹部、校園刊物的編輯,
不然就是有轟轟烈烈的戀愛,
或是曾做過怎樣特立獨行令人回味無窮的事,
至少可以說自己不枉那三年的附中生活。

而我,高一下憤而離開吉他社的奇怪理由,
高二一開始的急性盲腸炎以及其所帶給我永遠追不上的化學傷口,
註定了我必須收起我的羽翼,褪去我的色彩,
當個在後面追趕著成績的苦學生。
或許,在那三年中做過幾件讓我難以忘懷的事,
但,我總是望著自許狂狷的各位,
帶著羨慕又無奈的心情認份地做一個不像附中人的附中人。

高三,無意間從家中爸媽老舊書堆中翻出來的一本小說【未央歌】改變了我,
大學聯考前反覆看了好多遍,
期許著自己在大學的青春不能再次浪費,
於是我有意無意地選擇了一個我心目中最適合上演這部小說的場景,
在大學的幾年內實現了我青春的夢想,
以為就此彌補了那三年的遺憾。

大學畢業後考入研究所,
研究所畢業後開始教書,
教書幾年後申請到學校準備要到英國繼續唸書….
以為就此可以忘記那消逝的三年。
無奈世界是很小的,
畢業了近十年,有意無意常常遇到了附中人,
記憶中那段遺憾似乎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忘懷與彌補,
當我以為我可以忘卻、忽略的那道提防,
卻在我申請到學校,即將於隔年秋天前往倫敦唸書的那年年底,
看了電影【藍色大門】後嚴重潰堤,
所有被彌封了的記憶洶湧而出。
於是,我瘋狂地上網查詢我們這一屆的消息,
除了找到了一本書【附中野史】外,
更在命運的安排之下,在茫茫網海裡的第一個關鍵字連結就找到了成立不久的本屆畢業家族討論區。

於是,我開始全心地投入了與各位合作籌劃畢業十週年返校活動的籌劃,
在你們快樂地談起附中的點點滴滴時,這一切的過程對各位是一種思念母校的鄉愁,
而籌劃活動的過程是種歸鄉的過程。
但對我而言,你們的精彩我無法參與,你們的歸鄉路我無法同行,
你們有意無意間讓我看到了什麼叫做【附中人】,
於是,那時我問我自己:我也是嗎?

回想之前一路走過的路,
其實我很少會後悔….
真正認識我的人大都會覺得我是個怪人,
常常做一些出人意表的事,
什麼都有興趣,什麼都玩,什麼都會一點,也什麼都不太會(半瓶水響叮噹)
聽音樂、看文章、玩影像創作,
從不會去管那個流派哪種類型,自己喜歡就好….

所以呢?你要說我怎麼大學想到跑去念物理,後來又半路出家搞藝術,接下來還想出國去念哲學?
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卻也還說得出一些道理來….
我想我唯一確定的是:我不喜歡讓自己的思想束縛在某一個框框裡!
那會讓我窒息、讓我空虛、讓我死去…..

大學同學都跑去科學園區當太空人了,
我自覺不適合整天穿著太空裝在無塵室裡跑來跑去,
便決定去考交大應藝所,
其實也是碰碰運氣,沒想到瞎貓碰到死耗子,
在術科考試時當大家都畫一樣的東西時我卻畫了個天文物理中的現象,
然後用一堆文字掰出我對該主題的體會與看法….
就這樣進去了….

剛進交大應藝所報到的那一天,
我們老師發給我們這屆七個人每人一片莖部泡在小水瓶中的「葉子」,
她說:這叫做非洲堇,一人一片回去種!
又說:非洲堇是一種特別的植物,每片從母株上剪下的葉子
插入水中發出根,移植土中後便會繁衍出另一盆翠綠!
更特別的是:每株子株所開花的顏色會和母株有些許不同,
端看你給他怎樣的水、怎樣的陽光….
她說:交大應藝所就像是母株,你們都是子株,
子株從母株出去有母株的樣子,
但是每個子株都開出屬於自己的顏色!!
當她講完這個故事後,
我就知道,這個我人生所做第一個重大的轉變是正確的!!

也因為這樣的想法,還有見識到台灣教育的亂七八糟,
便想要投入教書的工作,能救一個是一個,
由於是兼課,其他的時間接接 case,做做自己想做的事,
偶而有機會找朋友弄個展覽來逼自己做出新的作品。
這是畢業後幾年來的狀態了….
但,之後會如何呢?Who knows?
反正我一向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總喜歡走別人不太走的路….
許多的事件影響了我一路走來的決定,
之前都跟人家講,大學和研究所是我人生的轉捩點,
但現在想想,附中三年的自由寬放才是人格特質的奠基!

它第一次讓我在自由的環境下成長,
第一次讓我誠實地面對自己,成熟地面對未來,
也第一次讓我看到了真正的藍天是什麼!
雖然,總覺自己變化得亂七八糟…..
但一直希望自己到老都不變的,是自己的本心!
於是我不害怕改變,
因為我有把握這樣的改變只會讓我的生命更豐富!
後來想想參與那次的活動就是要找回讓自己成長的起點吧!
當你們在回憶在附中時的青春往事時,
我則是利用那次的活動重新找回我的青春。

所以,如果說這三十多年來有什麼讓我後悔的,
那就是在附中那三年玩得不夠兇,
不不不….應該說根本沒玩到!!
縱使如此,這所學校傳統中有點叛逆,有點狂妄不羈,
強調會玩又會唸書的奇怪邏輯,
卻在那三年內深植我心,
我一向不喜歡走大家都在走的路,
就像當年大家都很懷疑為什麼我放著正火紅的多媒體數位動畫設計不繼續念,
要跑來念哲學,
而現在每個人問我為什麼畢業不在英國找教學研究工作,
而我的答案卻是:【台灣教育界比英國更需要我】一樣,
我似乎一直走著別人不會走的路。
但重點是,我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
我是為了滿足我自己的青春熱情,
更可以說,我是在有意無意中反映出附中帶給我的一切。

於是,我明白了,
縱使我在附中的那三年過得很不附中,
但我的身體裡卻著著實實地流著附中的血,
我可以大聲驕傲地說:我也是附中人!!

於是,就在四年前我們畢業十週年的時刻,
我們一同走回母校開週會,
一起參加入學考試、一起唱校歌,
一起吃蛋餅伯的蛋餅,
一起渡過那充滿歡笑和淚水的一天。

上天是公平的,
祂除了讓我重新找回了我未曾享受到的青春,
還給了我意想不到的彌補和眷顧!!
我在參與活動籌劃的過程中遇上了我人生的伴侶,
和一個附中女生在畢業十週年後相識,
最後步上了紅毯,
註定了我一輩子永遠緊緊相繫的附中情緣。

於是,此時此刻,
我帶著感恩的心,
感謝上天讓我遇上了你們,
感謝你們讓我認識了自己原來也是個附中人,
更感謝附中讓我成為現在的我

附中,生日快樂!!

葉子
-----------------------------
p.s. 這張照片算是我高中三年比較可以拿出來說嘴的【事蹟】,高二的時候負責班上的教室佈置,我突發其想在教室後面貼滿了二十一張全開水彩紙,畫了我生平的第一幅壁畫,將夕陽西下的美景搬進了教室,然後請另一位同學寫上了李白的將進酒,完成當時留下了這張自以為很屌的照片。大概只有那一刻有稍稍感覺自己是附中人吧?!

— 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中正樓 H742 班教室

Share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