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每一個引頸期盼,每一次深情呼喊,是不需超譯的相同言語,卻是平行線似的錯落人生。

   

如果在這裡,面對每個陌生的臉龐,在四目相對的那一刻,交換了不熟稔的笑容,也在無意間,點亮了靈魂深處交橫的阡陌,你們,會如何?

   

我想大多數時候,我們會假裝,因為陌生,因為尷尬,更,因為根本就不是。於是瞥過的匆匆,換來了短暫的失落。期待時間走得更快:會不會,從門後出現的下一個臉龐,會是我思念的妳?

   

朋友問我,幾日下來有何感想?我回他:好像是站在接機大廳,迎接著來自世界各地操著各種語言全然陌生的人們,我必須在四目交會的那一剎那,給對方溫暖,給對方理解,給對方一個像家一樣自在的地方。短短幾小時內,我必須完全進入你們的內心深處,從對話,從影像,從各種不經意的四目相對中,伸入比奈米還要細的探針,試著找尋意念交錯時幽微的電光火石。那對話甚至不止導演本身,在每個令人讚嘆的鏡頭語彙下,我也試著了解攝影師眼中的世界,以及,在鏡頭下每個舞動的靈魂。

   

從沒預料到這竟會是個如此深刻的過程,必須試著放下自己的執拗與過度指涉,在短短幾個小時內,讓獨立的靈魂自然地融合,在一呼一吸間,共享同一方空氣,那從不是任何表象或技術可以辦得到的。或許有人認為剪輯與後製是像變魔術一樣的手工藝,但對我來說,這收穫絕對不止如此。那不僅僅只是一個指令一個動作的達成技術任務,而是,在每一次嘗試中,試著耘出深埋心田中的沃土。在那塊田裡,我是個細心又耐心的農人,輕撫著每寸迸出的綠芽。

   

與 舞蹈生態系創意團隊 Dancecology 的緣分其實很早,因為 Sigo Tseng 的關係,七年前我們就認識了彼此,卻一直因為人生的起落而一再地錯過合作的機會。這次感謝 彭小茵 與 Bkenoch Book 的邀約,讓我看到了舞蹈影像創作的各種可能,也感謝有 Sigo 的討論與協助,讓我從一開始的如履薄冰,到最後完完全全融入在每段交錯的影像生命裡(我們甚至還一起合作剪了 News Liang 的作品)。那畫面中每個律動的共鳴,每次肢體的碰觸,都重重地捶在那聳立在兩個陌生靈魂間的高牆上。看著那些因感動而顫抖飄落的飛塵,在陽光中輕輕地耀著微笑,沒有什麼比這個更滿足的了。

   

就像昨晚 Sue 總結時所說,這只是個開始。因為,走過了這扇門,我們已交換了不再平行錯落的人生。

   

Eric / 葉子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