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愛的箴言

maxresdefault

   

千百年來,哲學家們陷入了關於人類靈魂的辯證,連鬼才如康德黑格爾,都無法找到終極答案,人生命中靈魂相遇的奇蹟,卻不甩這些哲學大老們絞盡的腦汁,一再地上演。

   

當然有個哲學邏輯用語叫做「偶然」(contingent),不過在文學或藝術上,不少人稱之為「巧合」。但有點腦子的人隨便用腳指甲想,都會覺得很多事情的發生,根本連「偶然」或「巧合」的機會都不可能存在!

   

但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我試圖用理性思考去抗拒那強烈的靈魂相撞,顯然結局是失敗的。當然我知道你們不是有意的:八零年代的黑膠經典,橫跨古典爵士西洋搖滾國語流行,兩個半小時內會放到那首歌的機率到底有多少?坦白說,在當下我是一團亂啦,只是這完全出乎意料的安排,讓我的反應已經不只是被電到雞皮疙瘩全部起立而已。而你們說好巧不巧,在前一個中場休息時間,你們調整了燈光,結果是:有人在黑暗中拭淚而沒被發覺?

   

早不記得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那回,嚴重感冒而聲音沙啞,病中寫信到遠方。突然想起這首歌,便學著羅大佑那充滿沙沙的聲紋,清唱,把歌詞抄錄在信末,連同錄音的隨身碟一起寄了出去。原以為,這麼些日子過去,那些寄出去與寄不出去的,還有那麼些若有似無的回音,全都煙消雲散。卻,在今晚,重新聆聽到曾經付出去的真心與春天,還有留下的悲傷與冬天。我似乎看見了那漸漸離去的背影,卻找不著,早已給出去的自己。

   

沒想過,一首短短三分半鐘的歌,從第一個鋼琴和弦下去後便無法阻擋那潰堤,在三分半結束後,趕緊拭去痕跡。我不知道這樣收放自如的情緒是一種冷靜的理性抑或是成熟的悲哀?但至少至少,在那三分半鐘內,我確確實實感覺到靈魂的撞擊,或者說,感覺到自己還是有靈魂的?還有,在模糊的視線裡,剩下那充滿沙啞的歌聲,與自己的心跳,毋需排練地完美唱和著。

   

從沒相信過什麼「冥冥中自有註定」。但我始終相信,今日的相遇絕非偶然。從在臉書上因猴子學長而有緣認識強尼哥開始,到第一次在羅文嘉學長的收割辦桌相見歡,然後認識同桌的何大葉姐......直至今日,我們又再度相聚一起。你們將荷雅刻盤那在人們靈魂深處流動著的美麗與真摯,帶來了欒樹下,還讓強尼頻道重新開張。我說,這世界上有什麼比得過音樂、書、和咖啡三者加起來能更讓靈魂放鬆的呢?偏偏今晚這三個東西,都恰恰用極致美麗的姿態呈現,然後,又是那首歌。

   

我帶著滿得快溢出來的心搭上了捷運,看著滿車廂的陌生人們,多麽想要將今晚的感動與他們分享啊!雖然早已遠離那美好的八零年代,我們也因時代不同人事已非而喟嘆不已,這深刻的美依然能重重敲擊在內心深處,因為你們,我就是這麼相信著:總會有那樣的機會,我們還能在這崩壞的時代,拾回屬於過去的美好,並重新賦予它新的意義,就像......

   

就像今天你們讓我看到的自己一樣。

   

葉子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