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Déjà Vu

14047224_10101619904610583_1717130891505631123_o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絕對不是他們所說的 déjà vu。

   

因為這畫面太過鮮明,因為這感覺太過熟悉,鮮明到其他的一切都成虛假,熟悉到尚未發生的未來都成過去。我曾拒絕承認,以為一切只是這路上遺落的孤寂。然後一笑置之,刻意忽略妳每天出現在眼前的身影。

   

所以我一直刻意,刻意瞥開某些視角,讓畫面的傾斜成為故意,或許只為了採取某種技術上的相對,來逃避某個現實世界的絕對。到最後才發現,傾斜才是時空的真相:原來啊,自己一直在某個傾斜的平面上,傻傻地轉。

   

我就像中世紀執拗的僧侶,總以為自己才是圓心。卻不願意去承認,我不過是妳星系裡,遠遠環繞著的行星之一。我每天看著妳,又刻意避開妳的光芒。不敢去想,這遙遠的時空距離,是如何,如何讓我形成了潮汐?

   

於是我走出了夢境,現實世界中再來到這裡,試著,找尋海與天的邊際。但大雨抹去了那條線,與空氣中凝住的霧氣,揉成了灰與白的相遇。那不遠的浪濤,不管我是接近或離去,都用同樣的頻率低吟。我驚覺,原來這世界並不是只有光,才能用不變的速度,穿越自己。

   

最後我閉上了眼,不去管那景象是否曾在夢中相遇。因為真相是:那夢境並非預言,而是穿越。在這沿途吹過的海風中,拍打在岸上的濤聲提醒著自己:無論妳是否聽得見,在這多少光年外的這裡,有一個星球,渴望著妳來照亮每個無夢的夜。縱使這夢境到最後,非常可能只是幻影,我卻依然無悔地獨行,因為或許在某一個黃昏之後,我會就這麼淚眼婆娑地,永遠轉過頭去。

   

葉子

   

(照片攝於萩野, 北海道)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