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nrichorn-Echo from a Unicorn

蒲公英

 

延續著週末以來的幾天好天氣,住家旁的小公園,綠茵上佈滿了已抽花莖但尚未長出花序的蒲公英。每天早晨出門時,我帶著 Debby 穿過公園,三歲多的她第一次看到蒲公英,好奇地蹲在它們旁邊細細打量著。尤其是第三天,開始有些長出絨毛球樣的花序時,她興奮地叫道:

「蒲公英好可愛喔!」
「等哪天風很大的時候,我們再來看整個空中飄滿小小蒲公英傘的樣子!」
「好啊!那一定很漂亮!」

昨日上午,天氣陰,遠遠便看到幾名除草工人正準備整理公園。那時心中便感不妙,一方面因趕時間拉著她的小手快步前進,另一方面因除草機的機油味太重促使我們繞公園外圈而行。

「他們會不會弄到蒲公英?」 她看著那些工人,帶著擔心的語氣問我。
「希望不會!」我心虛地說。

今天早晨,她開開心心地跟管理員伯伯說早安後,我們一如往常地穿過那公園。

「蒲公英都不見了!」冷靜的口氣顯示她昨天便已有了心裡準備,卻仍隱藏不了失落。

我們坐在草坪旁的水泥矮欄上,靜靜地看著地上躺著的蒲公英,心中五味雜陳。

蒲公英是一種生長旺盛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只要有風,就可以到處開枝散葉,因此每年冬末春初都可以見到它的身影。但卻也因其容易自然生長、常見,往往在人工開發設計的公園綠地中,只因為它們並非園丁們原本預計要種植的植物,便被人當雜草一同除去。

人們究竟開設公園綠地,庭園造景,插花植木,目的是為了什麼呢?真的是為了親近自然嗎?還是為了在鋼筋水泥的都市叢林裡,多一些自然有機的「景觀」嗎?我想答案應該是後者。人類浸淫在人造無機的世界太久了,生活中鮮少真的能夠感受到大自然的生氣。我們真的太忙了,忙到忘了自己原來也只是眾多被造物的一員,忘了人們曾經也與自然界的一鳥一獸一花一草如此地親近,更忘了我們生活中所享受到的種種便利與安全感,是多少自然生態的容讓、委屈、和不得已所換來的?

人們常常自詡為萬物之靈,嘗試著支配自然界的運行,從一個小公園,海邊的消波塊,到核分裂,自以為先進科學已完全掌握了大自然運行的法則,卻常常忽略科學迄今尚未猜透人心,甚至鮮少人知道原來科學的本質大多是人造的發明而不是發現。於是,從發現、驚奇、到自大、傲慢,我們離古老樹人的世界越來越遠,快步邁向薩魯曼的工業破壞王國。我們並沒有因為這些人工創造的自然更懂得欣賞美,卻因遺棄了與自然共存共榮的機會而更顯內心醜陋。

於是,從一個三歲純真的心靈中,看到的是生命的愉悅,還是人類的自私?我不知道,但我希望她能永遠記得,幾日前那滿佈蒲公英白色花序的綠地,在暖煦的春陽下,隨風幻化成無數金色精靈的美麗畫面。而那每個精靈,都是一個個獨立的,值得令人尊敬和尊重的生命。

 

葉子

Share
comments

Leave a Reply